2009年迈克杰克逊去世后:长子得白癜风女儿遭侵犯幼子被嘲讽

原标题:2009年迈克杰克逊去世后:长子得白癜风,女儿遭侵犯,幼子被嘲讽

即使现在,全世界仍然有很多杰克逊的狂热粉丝,但他的死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完全结束。

确实,他是舞台王者,是很容易抓住人心的存在。 在他身上,种族界限和阶级鸿沟不复存在,他用一生的时间把自己的名字留在世界上。

环顾世界,杰克逊的葬礼,无疑是最有气势的。 生前毁誉参半的他,去世后充满了爱情和悲伤,不知是喜是悲。

而且,受其死亡影响最大的不是这些粉丝们,而是他的三个孩子。 细心、全力保护的孩子们,在那个葬礼上,彻底暴露在社会的视野中。

从某种意义上说,迈克尔杰克逊的长子普锐斯很幸运。 到六岁时,他住在全世界所有的孩子,甚至许多大人都梦想中的庄园——梦想中的庄园里。

这是迈克尔杰克逊亲手为孩子们创造的天堂,也是他为了弥补儿时的缺点,为自己创造的美丽角落。

占地2800英亩的农场,在迈克尔的亲历下,变成了《小飞侠彼得潘》中的梦幻岛。

无论是私人体育场、游乐园、人工湖、电影院,甚至是动物园,整个庄园都达到了3500万美元。

作为长子,杰克逊对普锐斯的重要性自不必说,就连房间里的空气质量,也是孩子成长的最佳选择。

年幼的普锐斯很幸福,他有一个成功的父亲,是每个人梦寐以求的成长环境,很多伙伴都在和自己玩。

是的,梦想庄园一直免费开放给全世界所有的贫困、疾病缠身的孩子。 在各种慈善机构的协助下,童年亲封锁的孩子们可以在梦想庄园里自由玩耍。 没有人认为杰克逊的仁慈,最终给自己带来了悲剧。

1993年8月,在梦幻庄园玩耍的一名13岁男孩,在父亲的陪同下提起诉讼,指控杰克逊在梦幻庄园对自己施加侵害。 为了阻止事态的进一步扩大,杰克逊没办法只能用2000万美元换取了对方所谓的“和解”。

杰克逊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好意会受到如此虚假的指控。 但是,他依然没有关闭梦幻庄园。 截至2003年11月18日,70多名警察闯入梦幻庄园,对庄园内部进行大搜查,使梦幻庄园变得一片狼藉,不再美丽。

自上次13岁男孩事件以来,杰克逊一直被贴上“恋童癖”的标签,一些人从这里嗅到了“商机”。

2003年,此次规模最大、耗时最长,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取证,终于证明对方指控的十几起罪名不成立。 杰克逊恢复了自由,但没能恢复名誉,到处都没有诽谤的声音。

“这里已经没有家了,”杰克逊完全失望,带着家人曾经从童话般美丽梦幻的庄园搬走。

普锐斯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每次和弟弟妹妹一起出去玩,都会小心翼翼地给他戴上口罩和面纱。

杰克逊已经被世俗所伤,知道人为了私利,如何能伤害别人。 因此,每当杰克逊带孩子们出去玩时,他总是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孩子们不受外界的影响。

在那里,普锐斯直到12岁为止,都受到了保护。 直到葬礼,普锐斯、弟弟妹妹们都被彻底暴露在社会面前,这个孩子变了。

超乎常人的沉稳与低调,让普锐斯不再有少年的天真与快乐,没有父亲的庇护,普锐斯只能自己溜出去一整天。

幸运的是,他实现了当制片人的梦想,在大学期间创办了国家王子电影公司,运营良好。

事业进展顺利,但身体有问题,困扰着父亲多年的白癜风,但还是遗传到了自己的身体。

深知舆论能杀人的普锐斯,作为迈克尔杰克逊的长子从未在媒体面前活跃过,而是专心于自己的工作,积极治疗自己的疾病。

曾经的她,是“父亲的宝物”,是杰克逊在手掌中抱着的至宝。 她被保护得很好。 而且,父亲突然去世后,她开始经历噩梦般的青春期。

与哥哥普锐斯不同,帕里斯对杰克逊的感情更热烈,走出去,她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父亲的依赖和爱。 曾经的帕里斯甚至说,自己不需要朋友,和父亲有迪士尼频道就好了。

那时的帕里斯,就像住在城堡里的公主一样,出生就应该感到爱和幸福,外界的一切恶意都与她无关。

这样的骄傲,是杰克逊为她创造的,杰克逊死后再也没有人了,能保护她这么周到。

帕里斯永远无法接受父亲的死,房间里贴满了父亲的海报,反复看父亲的采访录像,多次播放父亲的专辑,她用最朴素的方式倾诉着对父亲的留恋和怀念。

此外,帕里斯把杰克逊专辑《Dangerous》的封面戴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为了纪念杰克逊,林林总总有8处纹身。

但是,这些纹身没有像杰克逊一样保护她。 杰克逊活着的时候,帕里斯在家和家教学习就好了,但杰克逊死后,帕里斯无奈地进了学校,参加了普通孩子的学习生活。

杰克逊的影响力大得无法想象,所以作为杰克逊的女儿,他把目光过多地投向了帕里斯。

关于其他学生而言,帕里斯无疑是一个异类。于是,从最初的好奇到后来的霸凌,都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当然,孩子的恶往往是成年人有意无意地引导,看了太多帕里斯或许不是杰克逊亲生女儿的报道,听了太多流言蜚语后,这些孩子不可避免的开始针对帕里斯。

为什么帕里斯是白皮肤绿眼睛,为什么她和杰克逊长得一点都不像?曾经高高在上的公主,终于有了一个巨大的裂口,其他人开始毫不犹豫的向着裂口下手,不断的将其撕裂、扩大。

甚至,青春期身材变胖,都成为了帕里斯的“罪”,帕里斯的青春期在各种非议、孤立、嘲讽和质疑中,没有了半分美好的模样。

不敢向任何人提起这件可怕的事情,帕里斯开始陷入抑郁情绪无法自拔。自残和大把大把的用药,成了帕里斯的自救手段。她身上的每一处伤痕,都是无数人恶意为之的罪。

2013年6月15日,帕里斯割腕自杀,幸而抢救及时,保全了性命。然而,获救后的帕里斯,却没有半分劫后余生的庆幸,她认为自己做什么都不对,不值得再活下去。

发生了如此大事,帕里斯被祖母送到了治疗学校,药物依赖终于成功解除,心理上的阴影却不知道是否照进了光明,直到男友布里埃尔的出现,帕里斯再次燃起了生的希望。

布里埃尔爱着的只是帕里斯,而不是杰克逊的女儿,两个人无疑是契合的,开着卡车驰骋在公路上,遇到某处风景,便停下来弹着吉他唱着歌,这样的美好,将帕里斯从再度自杀的边缘拉了回来。

2016年,18岁的帕里斯,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不再将目光放在恶意之上,她开始重拾自信,这一次,她不再是个骄矜的小公主,而是活成了属于自己的女王。

模特事业蒸蒸日上的同时,帕里斯还继承了杰克逊的慈善事业,世界报之以痛,帕里斯终究还是报之以歌。

2020年6月,帕里斯发布了人生第一张专辑,她曾崇拜父亲杰克逊,如今,她正在努力活成父亲这样的人。

杰克逊最小的孩子,是被中国网友称为“毯毯”的普瑞斯二世,不同于哥哥姐姐,毯毯是个真正没有妈妈的孩子。

众所周知,杰克逊不止有一次婚姻,他与前妻,也就是猫王的女儿莉莎·普雷斯利选择离婚,便是因为其不愿意生孩子。

而后,黛比便出现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黛比说自己愿意为杰克逊生孩子,并且愿意放弃身为母亲的监护权,孩子将是完全属于杰克逊的。

之后,普瑞斯和帕里斯先后出生,而黛比也在之后与杰克逊离婚,并如约放弃监护权。

毯毯却并非如此,他连一位主动放弃监护权的母亲也没有,没有人知道毯毯的生母是谁,按照杰克逊的说法,毯毯是他与卵子库中一枚卵子的结合。也就是说,毯毯的生物属性母亲,甚至不知道有毯毯的存在。

杰克逊还在世时,孩子们是感受不到没有母亲的遗憾的。毕竟,杰克逊对于他们的呵护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普通家庭父母所能提供的总和,他们只需要生活在父亲的庇护之下,无忧无虑的成长便好。

由于出生较晚,毯毯只在梦幻庄园生活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对于一岁的孩子而言,那些记忆实在太过模糊。

也是因为各种恶名加身,杰克逊对于孩子们的保护,较之从前更甚。而很遗憾的是,过度的保护,会使得孩子丧失正面面对恶意与坎坷的能力。

7岁前的毯毯,是无需面对外界种种的,在杰克逊去世前,外界甚至连毯毯的性别都无法线岁后的毯毯,却不得不开始了另一种生活。

当他意识到,再也没有一个全能的父亲保护自己,当他因为固执地留起了父亲的发型而被嘲讽后,他决定要强大起来保护自己。

眼泪终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毯毯练起了跆拳道,尽可能地保护自己。而他心中一直不曾宣之于口的,则是对于父亲死因的耿耿于怀。

这一点,在他的第一部作品《Kill Them All》中,便可窥见一斑。

创作出这一作品的时候,毯毯只有12岁,小男孩目睹父亲被人谋杀,长大后为父报仇的剧情,便是毯毯真实想法的映射。

毯毯不知道,那名给父亲注射了过量药物的医生,究竟是过失杀人,还是另有预谋。

但可以确定的是,对于一个被迫失去父亲的孩子而言,凶手只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实在是太轻了。

毯毯就这样孤独地成长着,尽管有祖母和哥哥姐姐,尽管世界某处可能有他的生物属性母亲,他还是活成了一个孤独的个体。偶尔出现在媒体镜头前的毯毯,似乎永远是一副长发且不苟言笑的模样。

兄弟三人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努力活下去,也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怀念着父亲。

对于迈克尔·杰克逊而言,这世界上有太多人爱着他,最纯粹且永恒的,却只有自己的三个孩子。

被杰克逊保护得太多良好的孩子们,如今都已长大成人,他们曾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如今却不得不各自坚强,不让自己和父亲失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