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上海味道追糖:大白兔、花生牛轧、太妃糖

大白兔奶糖是在全国叫得响的上海品牌。直到上世纪80年代,同事旅行结婚四川回来说,上海有两只兔子在那有名气:一只是金兔羊毛衫,另一只就是大白兔奶糖。

追溯大白兔奶糖的前世今生,这只兔子可以说是老鼠变的。在上世纪40年代的上海,ABC糖果厂老板冯伯镛要做一款如英国奶糖那样的糖果。于是,总经理冯百永请来高手刘义清破解英国奶糖配方,选用了那时稀奇的液体葡萄糖、奶粉和炼乳等新原料,经反复配试,新奶糖宣告诞生。

与英国糖奶相比,更香浓劲韧还不黏牙。见当时米老鼠卡通片在沪吃香,决定借船出海,创作了一个米奇老鼠形象,把新奶糖命名为“ABC米老鼠糖”,俗称“米老鼠奶糖”。它一炮打红上海,迅速风行全国。

新奶糖是手工生产,一颗颗搓出来。旁的不说,就在手工搅拌原料这道工序,花力多少和时间长短直接影响奶糖的口感。这样的手工操作,一直延续到制作大白兔。直到1974年,大白兔奶糖才从手工改为机械。进入21世纪,实现全自动化。

那么,米老鼠糖又怎么变成大白兔的呢?说来,上海把卡通片形象用于商业不会晚于迪斯尼;问题是该形象的版权不属你。当迪士尼公司要求每年支付使用形象获利的8%未成后,米老鼠奶糖就此停产。

米老鼠走了,而奶糖还在。上海食品工业公司科技科美工姜爱周和厂里一位学生设计了另一动物形象“大白兔”,进入市场获得成功。

与我们陪伴多年的“大白兔”是故事多多。其中,有作为国礼赠送给为中美破冰的美国总统尼克松一行。说是美国人打前站时就爱上大白兔奶糖,还把没吃的都带走;周总理决定给每人都分个几斤。

我感兴趣的有两个:一是“大白兔”有个同胞“大红兔”,但它却没走红,最后自动退出舞台。二是那只兔子形象原是卧而不动,后才改成具有动感和活力的跳跃兔。

在上海这些有名头的软糖里,花生牛轧是我的最爱。它形象素雅清秀,有江南韵味:糖纸蓝白两色,如青花瓷似蓝印花布;只画上两颗互相依偎的花生,留下大块让人遐想的空白。

我爱吃花生牛轧,还是因糖里有花生的缘故。买不到花生牛轧,如手头有花生,那可自己立马制作。剥几粒花生,与奶糖一起丢进嘴巴;咬碎,用舌头搅拌到花生与糖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味道就如花生牛轧。可过去花生配给不好买,吃花生牛轧的机会反而大于吃花生。

花生牛轧与大白兔奶糖一样,是全国人民熟悉的上海糖。在上海,过去是待客和送人拿得出手的糖果。在上世纪80年代末,我在电视台经济部时,拍过花生牛轧的新闻生产。记得生产的华山糖果厂在华山路武路;厂不大,但花生牛轧出口创汇出成绩。

花生牛轧连名带制作全是舶来品。上海最早做花生牛轧在1956年,开头炮是伟多利食品厂,厂里原来就生产鸟结糖。“鸟结”就是英文“nougat”的粤语读音;换作上海闲话读,那就是“牛轧”。“牛轧”就是指熟的坚果与糖浆制成的糖果,即包裹着坚果的软糖。裹着花生是花生牛轧,如裹着杏仁和核桃,那就是杏仁牛轧和核桃牛轧了。一句话,就是奶油果仁软糖。可别以为这糖是从牛的奶中轧出来的,牛吃的是草,只会挤出奶,而轧不出花生或其他什么来的。

关于“牛轧”的起源地,有欧洲说,也有阿拉伯说;居然还冒出个我国明朝说,说有个屡试不中的书生,在梦见文昌君后金榜题名,梦里还见怎样做花生牛轧。中举后,就把花生牛轧糖从梦变成了现实。听起来,这真是捏鼻头做梦。

就是起源外国说,也有多个版本。意大利版说是一个叫克雷莫纳的于1441年发明。这一时间到是咱明朝英宗朱祁镇的正统年间,难道那书生做梦做到那么远的爪洼国?

在西班牙版,他们把这样的糖不叫“牛轧”叫“图隆”(Turron),是圣诞节和新年必备的一道甜食。但说是学于阿拉伯人,西班牙曾被其统治长达7个世纪。我去过西班牙格拉纳达的阿尔罕布拉宫,是个建在山上恢弘富丽的阿拉伯皇宫;没“图隆”和“牛轧”的介绍,只有那首《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

太妃糖由Toffee音译而来,它是把炼乳、可可液、奶油、红糖等煮至浓稠并搅拌到糖块有光泽呈固体;再烘烤成牛奶、杏仁、樱桃和花生等各种口味。它硬而耐嚼,属高热量高脂肪。

在上世纪20年代,上海冠生园奶油太妃糖就有名气。1952年,新中国国营糖果厂第一只名牌太妃糖诞生上海,就是益民一厂的光明牌益民太妃糖。

在英国,“太妃糖”又指英超埃弗顿。它1878年成立,比同城死敌利物浦队早了14年,为联赛创立者之一。对其外号来源有几种说法:一说埃弗顿球员在训练和赛后就到一太妃糖店聚会。另一说开赛前,当地有名的诺布莱特妈妈太妃糖店的女孩绕球场免费发糖。还有一说是布歇尔太太的太妃糖作坊临近俱乐部早期常开会的女王头酒店。

2011年4月23日12:45,我拿着票价46英镑的球票和曼联所发的可提前2小时进场的通行证,坐在老特拉福德球场EE区219座位,观看第34轮英超曼联VS埃弗顿,最后是曼联 1:0 取胜。

三天后的上午,到“太妃糖”的家,蹭了顿自助餐,还参观了英格兰最古老的球场之一——埃弗顿主场古迪逊公园球场。

带我们参观的是前埃弗顿球星格瑞·夏普,当走到10平方的球员医疗室,同行的前国脚谢晖觉得当年申花的条件都比这好。尽管设施不如其他豪门,但中国球员李铁、李玮峰都曾在此效力。夏普说:“李玮锋很不幸,没有很好融入球队。李铁在联赛中表现很好。他的才能让人很赞同和欣赏,球迷们要看的是球员的才能。”

要吃这“太妃糖”,还线年从农场考入大学,获法学士学位。1983年考入上海电视台,高级编辑(专业技术二级),上海长江韬奋奖获得者。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获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一等奖等,入选王蒙主编《中国最佳散文》和《中国新闻年鉴》。著有《上海品牌生活》、《上海门槛》、《上海姻缘》、《上海B面》和《零食当饭吃》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