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Night in Beijing「UFC」站在了中国格斗八角笼

上个周末,一场UFC大战,用其精致的包装与现场呈现,装满了凯迪拉克中心,也刷屏了京城体育圈。站上中国格斗八角笼中央的他们,证明了自己依然是那个顶级的体育IP,依然是中国格斗的最高标准。

中国大陆的第二场UFC格斗之夜,昨晚在北京五棵松凯迪拉克中心上演,11场比赛中,9位中国力量取得6胜3负,其中,李景亮和宋克南还分别获得了5万美金的当晚最佳拳手和最佳比赛花红。

随着本土拳手的精彩表现,以及五棵松的超高上座人数,UFC此战的效果堪称出色,成功成为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最为亮眼的体育赛事,这无疑源自UFC和其推广方WME-IMG在中国更大的精力投入。

不过,跟UFC登陆上海滩时相比,整个中国搏击市场的大环境出现了不小的变化,这也给大家对于UFC“越来越好”的预期,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在爆款思路流行的当下,UFC可以让每一个去现场观看的人自发发布朋友圈,自然有其过人之处,而在八角笼边上观看的比赛的圈哥看来,或许只有真正到比赛现场,才能领略UFC带给人的震撼。

从赛前一天的称重,到比赛各个环节的包装,原汁原味进入中国的UFC无疑已经是行业顶配。

12场比赛,24位选手每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出场音乐。很多人赛后发布出的视频片段里,有中国UFC人气最高的选手李景亮的忘情庆祝,也有外号是“功夫猴子”的宋亚东出场时那段西游记片头曲《云宫迅音》,显得颇为别致。

此外,比赛“很local”的配乐还有很多,如《最炫民族风》和GAI的《沧海一声笑》等歌曲,都吸引了人们的纷纷录制与自发传播。

对于没日没夜训练的运动员来说,这样表现力的UFC舞台无疑是绝对大多数选手的终极梦想。而在北京的顶级舞台上,有9位中国选手在北京顺利圆梦。从赛前仪式到赛后采访来看,李景亮等选手已然成为明星级别,而有些选手的发言还显得有些稚嫩——与UFC在中国的境况一样,一切都需要适应过程。

在比赛前十几天才与UFC签约的恩波格斗的藏族小伙苏木达尔基告诉生态圈,在听到签约的消息时自己正在电影院和朋友看电影,匆匆告别朋友之后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要打UFC了!

虽然备战只有短短的十来天,但他表示,任何人都不想错过登上八角笼的机会。的确,也许这样的机会一辈子只有一次。藏族小伙带着梦想和笑容站上了舞台,尽管他最终遗憾落败,但足可见UFC对中国选手们的分量和意义。

去年差不多同一个时间段,UFC在中国大陆打响的第一场比赛上海格斗之夜大获成功,深深地震撼了中国搏击行业。拳迷们与中国格斗行业都期待着,今年的北京站能够在去年的基础上再上一层楼。

与此同时,UFC也决定继续扩大品牌和赛事在国内的影响力和知名度,来中国首都进行第二场格斗之夜,是一个并不难做出的决定。

最终虽然场面与结果都让北京观众满意,但两场看下来的朋友应该能感觉到,相较于上海这块肥沃赛事土地上的演出,在北京的赛事并没有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当然,这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是赛事本身的安排。北京站头条主赛中压轴的两场比赛都是UFC的重量级比赛,虽然选手名次靠前,但重量级比赛选手在UFC中数量本就不多,客观来说比赛质量和精彩程度无法和轻量级和中量级相提并论,国内不少关注UFC的粉丝更多是为了情怀和喜爱的选手买票,这样的阵容并不足以让观众买账。

事实也确实印证了很多人的想法:两场重量级主赛,比赛时间都没有打满一回合,最后一场比赛甚至不足一分钟,比赛终结过快,无疑让拳迷和观者稍感意犹未尽。

全程报道上海和北京两次格斗之夜的格斗大V自媒体格斗营营长告诉生态圈,UFC上海站原本敲定的蜘蛛席尔瓦,后面出赛的比斯平都是中国拳迷认识UFC之初就响当当的名字,而来华的明星选手包括了菲波、乔安娜、“牛头人”等,这样的阵容,对于拳迷来说无疑有着更大的吸引力。对于懂行的人来说,北京站则稍显逊色。

圈哥直观感受则是,对于不懂行的人来说,42秒就匆匆结束的头条主赛,让不少首次观看格斗的观众朋友们有点蒙圈……

此外,相较于去年上海站一票难求,最终15128名观众上座的火爆,作为京城体育圣地的五棵松虽然目测上座率颇高,但最终wiki方面的数据显示上座为10302人,虽然放在UFC的格斗之夜中已经是尚可的成绩,但若自己与此前的自己进行比较,还是呈现出了下滑的势头。

当然,上海作为诸多海外赛事的第一站,本身就对体育赛事具备更强的消费力,而UFC来华的消息一出,UFC上海站门票也被情怀拳迷挤破了头。从多个赛事的,纯商业赛事想要征服北京市场,难度无疑更大,这也是票房未能更进一步的一个理由。

从赛场到场外的一系列因素,也导致了UFC在北京站碰上了不大不小的“新秀墙”——虽然UFC仍然展示了超群的实力,但无疑更进一步的难度颇大。

当然,我们也不能一味苛责UFC没有安排拳迷们想要看到的对阵,除了国内尤其是北京办赛的许可之外,很多时候想要保持赛事的原汁原味都有很大的难度。简单而言,UFC在中国两次办赛还能坚持使用八角笼,在格斗之夜能听到布鲁斯-巴佛这样UFC的招牌主持大咖报幕,已经足显UFC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如同在中国举办的很多比赛那样,由于距离、赛程和文化等多种原因,很多时候大牌选手的求战意愿并不强,何况他们往往还要对阵一位排名比自己低、在家门口作战且实力并不弱的本土选手——赢了作用有限,输了却会出现排名下滑。

这也导致了我们多次看大的状况:当给李景亮安排高排位选手时,对手往往赛前退出。导致UFC只能临时安排排名靠后的选手上场,这么做的结果是,虽然李景亮可以获胜,但对于他在UFC的发展与UFC在中国影响力的扩大,都帮助有限。

而中国对阵外国的比赛模式,同样也遭到了一些业内人士的讨论。但从效果上看,这样的安排更有利于调动起现场观众的热情。

不过,无论从哪个方面说,UFC对于中国的重视程度绝对没的挑,其长期布局中国和亚太市场的计划并没有因此改变。

在这次比赛前,UFC上海精英训练中心已经确定落地上海,2019年正式对外运营。这也将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综合格斗训练和发展中心。这个面积超过9000平方米的基地,将比美国UFC总部拉斯维加斯的训练中心大整整三倍。

千万乃至上亿美金真金白银的投入,足见UFC的诚意。而且,这个训练中心放在国际化程度很高的上海,也可以很好的辐射到日韩,东南亚乃至整个的亚太区域,对于比赛的推广和选手的交流有很好的促进作用。

UFC从来都不是一个不思进取的联盟,从1993年成立至今,他们迅速进行了全球的扩张,达到了如今超40亿美金估值的规模,就在今年还与ONE进行了选手互换的跨赛事合作,而面对着广袤的中国市场,UFC无疑也有着更大的野心。

有同行的媒体朋友开玩笑说,UFC的任何一个级别中,如果有一位中国选手能够进入前十,恐怕白大拿(UFC总裁 Dana White)都要笑醒。

恐怕包括UFC和很多拳迷在内的很多人,都在去年火爆的上海站之后做出了一定程度的误判,高估了中国搏击市场的发展程度。

一度希望帮助《武林风》改革的千钧体育弹尽粮绝;《昆仑决》的诸神之战阵容出现一定程度的缩水,也没有更多的资本动作;“健康猫”爆雷导致《精武门》的垮掉……可以说,如今中国的搏击行情还没有好到人人出场,都能赚个盆满钵满的程度。

国内格斗市场上与资本绑定的诸多尝试,目前看来都或多或少的碰到了推广与盈利方面的问题,资本青睐这条赛道是好事,但找不到良性的盈利模式,会导致资本助力下的帝国出现迅速塌陷。

与此同时,在UFC之外,签约五星体育的ONE冠军赛、获曜为资本投资的Glory等海外赛事,也在对中国搏击市场虎视眈眈。中国格斗市场的这片池塘水尚浅,但已然有众多本土鲤鱼与外来鲶鱼畅游其中。虽然人们都说,这池塘底部或许连着大海,但如何才能从这里到达大海,没人能说清楚。

在这种情况下,去年我们感慨,UFC上海站让中国的本土赛事告别自嗨,今年我们的感慨则是,一场UFC北京站,更让中国搏击看清了自身的位置。这片市场仍然有巨大的潜力,但想要真正全面打开中国市场,即便强如UFC,都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然,对于UFC自身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走好自己的路。在试水北上之后,UFC未来会在哪里举办中国赛依然是所有人关心的话题。

赛前,亚太区副总裁张卓麟对媒体表示,未来UFC还会在国内寻找更多的城市办赛。而坊间也在传闻。明年UFC有意在中国大陆进行两场格斗之夜。若果真如此,UFC就就可以告别碎片化的经营,得到持续的宣传和曝光,对于赛事本身在国内的认知无疑是重大利好。

简单推测,深圳、广州这样的国际化程度较高,体育文化基础厚重的城市有望成为UFC下一步办赛的首选。而从上海到北京,再到辐射全国,也是MMA与中国格斗人们需要攻克的一道命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