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独行:21世纪利物浦史话

那个赛季,曼联实现了前无古人的英格兰超级联赛三连冠,如日中天;而同城的蓝月亮还是一部不折不扣的顶级联赛“升降机”。那个赛季是温格入主阿森纳的第5个赛季,兵工厂逐渐褪去英式打法的外衣,初露锋芒;而现在的大鳄切尔西在那时的伦敦并不算豪门,凭借射手王哈塞尔巴因克的出色发挥,最终收获欧洲联盟杯资格。那个赛季,与利物浦争夺最后一个欧冠名额的球队是利兹联,他们是当时的欧冠四强之一;而冬季1800万英镑签下的里奥-费迪南德,却成为白衣军团日后全面崩溃的第一棵祸根。

那个赛季,利物浦主场3-1、客场3-2连克埃弗顿,同时主客场总比分3-0双杀曼联,完成“德比大满贯”,即便在对阵阿森纳的客场比赛中输了个0-2,也立马在下半赛季回到安菲尔德还了对手一个4-0。红军的铁血气质和顽强精神得到空前加强。

红军在2001年赢得欧洲联盟杯、英格兰足总杯、英格兰联赛杯,以联赛季军的身份结束赛季,加冕“三冠王”。

我想在此提及的是另一位法国人,当时的利物浦主帅霍利尔。这位名字与杰拉德姓氏极为相似的功勋教练(Gérard Houllier)自1998年底开始独立执教利物浦(1995年上任后的三年时间他一直与埃文斯共同执教球队,史称利物浦的“双主帅”时期,一时传为足坛奇葩),一个半赛季之后的00/01赛季,他为红军打下了那针结结实实的“三冠”鸡血。

在香克利之后接手球队的鲍勃-佩斯利,9年时间里共为利物浦赢得了21座冠军奖杯,包括6个顶级联赛冠军和3个欧洲冠军杯冠军。而红军队史上这段称霸欧洲的辉煌岁月却因为1985年5月的海瑟尔惨案戛然而止,被罚其后6年禁止参加欧洲俱乐部赛事。

后来新出任球队主教练的“国王”达格利什不得不专注国内赛事(海瑟尔惨案后,利物浦之外的所有英格兰俱乐部也都在欧洲赛事中被禁赛5年,故红军并没有体现专注方面的优势),5年多的任期内3夺联赛冠军,并捧回2座足总杯。终于要熬过欧洲禁赛期的红军顺风顺水,状态正佳,然而就在1989年4月的足总杯决赛中,看台惨剧再次发生,96名利物浦球迷在希尔斯堡球场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利物浦城上下震动,球队又陷入了低谷。

从那时起到1992英超元年,再及至20世纪末,利物浦再也没能重现曾经的霸主气象。所以新世纪伊始的2000/01赛季,那些闪光的杯赛奖杯对于红军来说堪称无与伦比的鼓舞。然而倍受鼓舞与功成名就之间的距离,就好比是一程“九十之半”,总是羁绊住利物浦通往复兴的最后一步。

看着欧文当年稚气未脱的脸,我满脑子都是“未来利物浦名宿”这样的字眼。然而天妒英才,曾经的追风少年蹉跎在伤病里,俱乐部换了一家又一家,身高只有1米70多一点的他最终在长人如林的斯托克城退役,还时不时被调侃为“曼联名宿”。

历史再一次证明:当你在金字塔“次顶端”级别的球队享受着金字塔“顶端”核心球员地位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几支金字塔“顶端”级别的球队来邀请你去填充他们的金字塔“次顶端”级别位置。选择投身“北上广深”的代价总是隐藏在表面的五彩斑斓之下,就像现在的巴塞罗那属于梅西,苏亚雷斯再光鲜也只能是一片翠绿欲滴的叶子;现在的皇家马德里属于C罗,贝尔再耀眼也只能是皓月旁边不容太亮的一刻星辰。

2003年的皇马属于佛罗伦蒂诺,属于“银河战舰”,欧文只是一名“普通船员”。论身份他比不上人家的青训瑰宝“指环王”劳尔,论名气他比不上来自星星的罗纳尔多。于是他要么充当“海岛”来的“奇兵”打替补,要么就只能混442里面的边前卫。

那个赛季杰拉德是球队的17号,再之前刚出道的时候,他是28号。继1998年11月首次出场,99/00赛季坐稳球队主力位置之后,20岁的杰拉德在00/01赛季各条战线球,正式成为红军阵中不可或缺的一员。杰拉德在那一年取得巨大进步的意义不仅局限在球场上的技战术方面,也不仅囿于他后来成了球队史上几乎最伟大的队长这方面,还在于他青涩内敛的性格,和朴素踏实的外表为利物浦队上下带回了那种扎实坚韧的气质,那份属于工人阶级的平实与亲和。

90年代中期以来,利物浦队内部分球员被媒体冠以“Spice Boys”的称号(具体涉及队员包括杰米-雷德克纳普、大卫-詹姆斯、罗比-福勒、史蒂夫-麦克马纳曼、杰森-麦卡蒂尔,以及科利莫尔、保罗-因斯、博格,还有后来升上一线队的卡拉格和欧文),这个称号源自当时红极一时的女子流行乐团体“Spice Girl”。

娱乐圈的女孩子讲究时尚爱漂亮也许无可厚非,但足球场上的小伙子们总是因为“特立独行的打扮、疲靡的生活作风”登上报纸头条,可决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杰拉德对足球的专注和热情,就像他用力拔山兮的暴力远射扭转比赛一样,一举肃清了球队内部的气氛和环境,重新振奋了红军的靴室传统,让大家都能把心思和动力用在球场上。

2001年5月16号的多特蒙德威斯特法伦球场,欧洲联盟杯决赛,利物浦对阵来自西班牙的阿拉维斯队。那一夜的“苏格兰老将”麦考利斯特是利物浦的大英雄:他在比赛中贡献2次助攻、1个进球,同时在加时赛“助攻”对手打进一粒乌龙球。正是最后这粒金球,直接将红军送上了冠军领奖台(当时的比赛规则是加时赛先进球的一方直接获胜,对胜负双方来讲,可分别叫做“金球制胜法”或“突然死亡法”)。利物浦用这座欧洲联盟杯完成“三冠王”拼图,麦考利斯特被评为当场最佳。

当时已经35岁的麦考利斯效力红军两个赛季,时常爆发的上佳表现,完美诠释了“队有一老,如有一宝”这句至理名言,并一举奠定了自己红军名宿的地位。

主教练霍利尔在联盟杯决赛后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这是一场紧张刺激的比赛,我为球队感到如此的高兴和自豪,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夜晚,利物浦是一家不断获得成功的球会,队员们今天的表现使他们永载史册。”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