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的华语歌坛金曲100首足够占领播放列表

20世纪的收尾,音乐没有随着时间停下前进的脚步,面对21新世纪的开元,那一年开启了华语乐坛的盛世。

每张专辑都能遭到全亚洲歌迷的疯抢,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这些音乐排行榜榜首均被王杰占领,风头一时无两。

《伤心1999》是由陈静楠作词,林东松作曲,樱井弘二编曲,王杰演唱的歌曲。

句句歌词打动人心,表达出王杰自己目前不尽如人意的生活状况,也体现出自己要与过去告别,展望未来的想法。

无论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还是《伤心1999》,甚至更多的经典歌曲,他都是一个时代的最经典回忆。

随着这对小夫妻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最后一页,张宇和十一郎便以夫妻档的方式,为华语乐坛奉献了一曲曲经典。

之后的数年时间里是他事业的巅峰,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人气已经有赶超四大天王的趋势。

以唱歌出道的谢霆锋,在刚出道的那几年里就推出了多首歌曲,当时也是获得不错的反响。

这唱片销量超过100万张,更获得台湾唱片销量榜冠军,可见他的粉丝有多疯狂!

因为这首歌词里尽是对爱的伤痛与负气的洒脱,受到了广大歌迷的一致好评,也让许多人改变了对这位名门之后的看法。

那时谢霆锋可是无数人心目中的男神偶像,那英俊潇洒的面容与发型和那叛逆不羁的性格,可以说他真正终结了四大天王的时代。

《单身情歌》是由易家扬作词,陈耀川作曲,韩贤光编曲,林志炫演唱的轻摇滚歌曲,这首歌都带着几分歌曲「世纪末绅士摇滚」的新旧混和风味。

1999年,林志炫与索尼音乐合约即将到期,推出新歌精选辑,选为主打的就是这首和专辑同名的《单身情歌》。

但是一开始林志炫是相当抗拒这首歌的,他认为它旋律没有问题,但是原来的歌词不符合自己的人生观,林志炫的人生观从头到尾从来没有这么灰暗。

所以就跟作词人易家扬沟通,到了副歌的时候,将原来的“天啊请帮帮我,爱人请看我……”改成了现在唱的“爱要越挫越勇,爱要肯定执着……”,

相对于单身情歌来说,另一首KTV热门点播歌曲必然是最经典的男女对唱《你最珍贵》。

《你最珍贵》是张学友、高慧君演唱的一首歌曲,由林明阳、十方作词,凌伟文作曲,收录在张学友1998年发行的专辑《不后悔》以及高慧君1999年发行的专辑《认真的女人最美丽》中。

他那首1999年发行的《爱就一个字》曾被用在中国动画电影《宝莲灯》的片尾曲,也因此被大家熟知。

据说当时选择这首歌曲的时候,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经过多次筛选,选择邀请张信哲演唱 ,并与张信哲签约的索尼公司就影片实行了版权合作 ,歌曲根据故事内容和歌手特点度身定制 ,由歌手的创作班子合力完成。

《一个人的精彩》凭借耳熟能详的优美旋律红遍全国,也真正的使萧亚轩步入顶级歌手的殿堂。

在内地,这首歌曲的传唱度极高,使萧亚轩成功打开内地市场并迅速蹿红,因此《最熟悉的陌生人》也成为了萧亚轩的代表作品。

1999年台湾维京音乐还是刚起步不久的唱片公司,作为维京推出的三位女新人之中最后一个发片的歌手。

面对先前江美琪和侯湘婷的出师不利,以及21世纪的Artist应该文、武、色三全的大环境,萧亚轩打破当时华语乐坛的沉闷格局。

据说当时姚谦与小柯两位华语资深音乐创作人,根据萧亚轩的声线特点和演唱实力为其创作的一首伤感抒情歌,歌曲的灵感则来源于原本相爱的两个人在分手之后的那种熟悉又形同陌路的复杂感受。

他们都为时光留下一份沉甸甸的记忆,20年的时间淹没一些歌手,但是经典,从未改变。

或许是在高处屹立久了,更想感受平淡的生活,黎明在自己1999年演唱会最後一场结尾,宣布了自己退出香港歌坛颁奖礼的决定。

少了重量级人物的香港歌坛一下子不再那么炙手可热,在其繁荣过后,海峡对岸另一种“声音”在悄然崛起。

那时,经常有一些对音乐充满热爱的年轻人在一起,疯狂地完成着他们对于音乐的梦想。

《第一张创作专辑》的发布,让人们认识了一群“披发”潮流小伙,五个人结识于校园,以So Band为名在台北各大校园,餐厅,广场公园等进行演出。

或许谁都没有想到,在那个校园风靡组建乐队的年代,成为了摇滚乐队当中的佼佼者。

乐队由吉他手怪兽、主唱阿信、吉他手石头、贝斯玛莎和鼓手冠佑组成,第一张专辑中的《疯狂世界》是大家认识的第一首歌,这首歌有着校园派的年轻活力,打响了他们的第一步。

透过这两个众所皆知的爱情故事,一时之间掳获了年轻人的心并开始使他们的歌在KTV中传唱。

可以这么说,当年是这样一个很纯粹的学生乐团,说你听得懂的话,唱你想要听的歌。

如果说组合的新鲜劲不足以撑起整个台湾乐坛,那么人气女歌手,蔡依林绝对是“世纪末的代表”!

1999年7月,蔡依林发行第一支个人单曲EP《和世界做邻居》开启了演唱生涯;同年9月,发行首张专辑《Jolin 1019》并正式出道。

这张专辑发行不到两周后遇到台湾大地震,但仍创下40万张的销售成绩,并一举荣获当年包括第七届新加坡金曲奖“最佳新人金奖”。

身材完美的蔡依林不仅歌曲动人,舞蹈方面也有着不俗的造诣,在演出的舞台上,她的能歌善舞,俘获了不少歌迷的倾慕。

那时的蔡依林远没有现在的舞台形象这么“霸气”,更像一个纯净的小女孩,安静地唱着“我知道你很难过,昨天还是情人,今天说分手就分手。”

在蔡依林的身旁,还有一个沉默寡言,性格内向,但是却有着极高的创作天赋的青涩小伙。

大概谁也没有想过,这个不起眼的单眼皮男生,将会引领整个华语乐坛,万人瞩目,成为所有8090后的青春。

在那个穿着老旧Polo衫、唱着四大天王歌曲的时代,他作的词被刘德华评价为不伦不类,《双截棍》在被推荐给张惠妹演唱时,更是被嫌弃哼哼哈嘿的曲风不成样子。

在台湾、香港歌坛的歌王歌后都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时,内地的音乐也在大潮流中发生着变化。

《白桦林》便是其中一首,这首歌讲述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他也凭借这首歌一炮而红。

因为时处1999-2000的世纪接口,于是公司将朴树99年1月的第一张专辑取名为《我去2000》。

同年朴树还参与了电影的制作,那一年春天鲜花遍野,《那些花儿》便随着春雨,润物细无声的浇灌着人们的心田。

与朴树的沉稳安静不同的是,1999年,一个“略微”闹腾的花儿乐队也带着新歌《幸福的旁边》横空出世。

作为中国第一支未成年摇滚乐队,团员们以平均16岁的年龄踏上舞台,大有初生牛犊不怕虎之势。

当时的主唱大张伟只有14岁,鼓手王文博15岁,最大的贝斯手郭阳也不过19岁。

但我们依然无法否认:直至今日大张伟仍然是内地朋克的代表,大张伟写出的真朋克精神,是被世人肯定的。

其实回头想象和花儿都像我们的一个梦,编织了花季的绮丽与后花季的现实。

那些为梦想奋斗的艰辛,为青春呼喊的豪爽,为生活抒发的感悟,都被完美的编织成丝滑的声线,缓缓流入心间。

没有末日毁灭也没有诺亚方舟,伴随着1999年的经典曲目,人们在2000年的第一个清晨醒来,然后面朝大海,如尹天仇一般,大呼一声:向着梦想,前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